首页
>> 万博手机版官网 >> 法官文苑
父不慈子不孝 到底谁之过?
作者单位:东台市人民法院 作者:杨小英 发布日期:2018-03-20 字号:[ ]

  父慈子孝,是我们最乐于见到的。想起曾经处理过的那起赡养费纠纷案,想到李老汉与儿子小李之间的剑拔弩张,虽然时过境迁,我还是会忍不住地摇头叹息。

李老汉一纸诉状将儿子小李告上了法庭,要求小李承担赡养义务。按说这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孝顺的儿子多了,按程序处理就是了。

为了达到“审结一件,教育一片”的效果,我决定巡回审理,将庭审现场放在了当地村部。

听闻法院开庭,周围邻居蜂拥而来,里三层外三层地将村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面对年迈的父亲,儿子小李却是一肚子怨言。在小李看来,李老汉完全是个孬人,年轻时不顾家庭,只知道吃喝玩乐。小李说,自己与姐姐都是母亲养大的,父亲只会将母亲辛勤劳动换来的粮食偷偷拿去卖掉,然后再挥霍一空,根本不管家人的死活,母亲就是被他气死的。自己结婚,父亲没有出一分钱。自己拼死拼活地干,在叔叔的帮助下才建起了楼房,而父亲却没有出一份力。

不过,小李最大的愤慨还在于父亲弄丢了家里原有的几亩承包地。小李说,原先家里有几亩承包地,当时还要交“两上缴”,父亲懒惰不肯做活,家里拖欠了上缴费用。后来,二轮承包时村里就将这几亩地搁到了一边,再后来村里又将地发包给了其他人。现在,家里总共剩下一亩多地,父亲要想让自己赡养,就必须将被他弄丢的地要回来。而且,自己经济条件不好,只能保证自己吃什么父亲就吃什么,但是钱一分都不会给。

李老汉并不否认自己年轻时的荒唐。李老汉承认,自己年轻时爱玩,不愿意吃苦,只将儿子抚养到十来岁就不管了。儿子结婚时,自己分文没出;儿子建房,自己也分文未掏。家里的地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被收回的,现在地也要不到了。而且,承包地与赡养是两码事,现在自己年老体弱,没有经济来源,儿子就应该赡养。

庭审结束调解时,看父子俩争得面红耳赤,旁听的群众也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。大部分声音都是指责李老汉的,也有个别声音说小李不对的。让人倍感意外的,是来自李老汉弟弟的大声指责。李老汉的弟弟说,侄儿小李很好,是李老汉对不起儿子,对不起家庭,父子俩走到这一步,完全是李老汉的责任。

听到弟弟的指责,李老汉又跳起脚来与弟弟大吵,法庭调解也未能成功。

李老汉固然不好,但也不能断然否认他抚养过小李。不管从情或理上,小李总该承担赡养义务。

为了让本案取得更好的教育效果,我又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。最终,在我的不懈努力下,双方“背对背”达成了调解协议。李老汉降低了诉讼请求,小李也最终答应每年给付父亲赡养费2000元,但是双方均表示不愿意见到对方,履行时也不愿意当面交接。

本案中,父不慈,子也不愿尽孝,父子之间水火不相容,这显然不是我们所愿意见到的。不过,真要碰上这样的事儿,也不是一句指责就能解开心结的。也许,只有时间能够冲淡一切。

孟子有言: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”李老汉父子做了什么?还能做些什么?但愿天下的父母与子女都能有所感悟。(当事人均系化名)

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